当前位置 国内创业最新资讯 > 如何创业 > 列表

宅居笔记:商业航天如何学习中国的创业精神

2020-02-10 23:49来源:未知

  疫情肆虐,全球目光聚焦武汉。百年前,这里曾是维新自强的洋务重镇,革故鼎新的首义之地,百年后,这里成为抗疫最前线。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中,武汉,有着穿越百年的荣光,更需要攻坚克难的担当。

  对于航天人来说,武汉更是一座有着独特意义的城市,因为它还是中国商业航天的发祥地之一,每年一度的商业航天高峰论坛即落户于此,先不说论坛现在的实质性效果如何,但,称之为中国商业航天最早的根据地并不为过。

  宅居抗疫之余,思路天马行空,由武汉而及商业航天,由根据地而及中国革命,在诸多跳跃性的散乱思索中渐渐理出一个话题的头绪:那就是商业航天创业可以从中国领导的革命中得到怎样的借鉴和滋养。之所以思之于此,乃在于在很多商业和企业研究者看来,这一场革命也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创业案例之一。

  从创业艰难百战多的星火燎原,到红旗漫卷西风的狂飙突进,直至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换了人间,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不仅是一部斗争史,更是一部创业史。那么,商业航天能够从中获得哪些启示呢?

  创业与革命虽属两个不同范畴的概念,但撇开枝节,二者却具有一定精神内核上的共通性。如果以商业航天创业为着眼点,这种共通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为信仰不避生死、不计得失者俯拾皆是,坚定的信仰是革命者最为厚重的底色。

  那么,商业航天的创业者是否需要信仰?这种信仰又是什么?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对商业航天的认知高度和目标设定,并决定了创业的价值和路径。

  如果将商业航天仅仅视作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尽管这无可厚非,但与商业航天发展的目标则相距甚远。更令人忧虑的是,在这种认知下,机会主义和投机思想势必滋生,而这些都将会对商业航天发展的生态和环境造成伤害。凡此种种,已屡见不鲜。

  那么,商业航天发展的目标是什么?从中短期来看,是通过建立开放共享、有序竞争的多元化新业态,促进我国由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的进程;从远期来看,商业航天则是人类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也是人类拓展生存疆域和改变生活形态的重要途径。无论中短期目标还是远期目标,商业航天都理应承担在国家发展和人类进步中的使命与责任。

  在这个意义上,为改造世界而奋斗,既是革命者的信仰,也应是商业航天创业者所应具有的信仰。

  事实上,迄今为止,商业航天这个被公认代表着人类未来的行业,依然在全球经济活动中只占据一个微不足道的份额。人类的太空之梦也才刚刚起步:航天发射成本高昂,太空旅行还只属于极少数冒险家或富人阶层;天基信息服务在智慧生活、智能制造等方面的潜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至于太空矿产开发、外星移民,等等,从PPT上的概念变为现实,尚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其中任何一项工作都充满可预见的艰巨挑战和不确定的巨大风险。如果没有坚定信仰,商业航天的创业者们就难以在艰苦的长途跋涉中坚持下去。

  中国革命的胜利,正是中国不断突破思想禁锢,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并因应时代变化自我变革、自我完善的结果。

  对商业航天的创业者而言,这一思想精髓就体现在,既不能蔑视和否定中国航天60多年来的基本经验,也不能死守这些经验而固步自封,把经验和历史传承变成前进的包袱。而是要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前提下,继承中国航天最优秀的品质和传统,适应市场经济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环境,通过商业航天的创新与突破,带动中国航天与时俱进的发展。

  第三,就是要具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坚韧和“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执着。

  中国从仅有51名党员的草创,到建立新中国,成为执政党,经过了28年的漫长历程,期间有低潮,有失败,但从未迷失方向,也从未丧失斗志。坚韧与执着正是中国在革命中所展现的精神特质。

  这样的精神特质同样在中国航天的发展历程中得到体现,从国防部五院成立到东方红一号上天,历经14年;再到神舟五号飞行成功,弹指又是33年;直至取得嫦娥一号探月的最新成就,跨越了整整60载。

  商业航天要想登上世界之巅,同样需要“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坚韧和“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执着。

  中国革命由星火而燎原,其间既有“红旗还能打多久”的彷徨,更有“创业艰难百战多”的磨炼,而从弱小走向强大,正是中国发展的真实写照。

  以弱小之姿开局,是大部分创业团队都曾经历的阶段。创业之初,无论人力、物力、财力、场地、设施、设备、时间、市场……都严重匮乏。星星之火,如何燎原,这是商业航天的创业者首先需要思考和谋划的问题。

  中国在初创时期,只是当时混乱时局下众多政治势力中的一支弱小的政治力量。知名度和影响力不足,意味着团队的主张不能被足够多的人认识并影响他们,难以使组织迅速发展壮大。因此,在党的早期发展阶段,通过工农运动的组织和开展,以及卓有成效的宣传和鼓动工作,使知名度和影响力得到极大的提升。

  商业航天在发展之初也面临这样的问题。目前,尽管一些民营火箭公司、卫星公司在业内已经有了一些名气,但对于整个航天产业而言,只是作为某种热点而引人关注,而不具备真正有价值和厚度的影响力。在大众媒体和普通民众那里,对商业航天的认知大都是笼统而模糊的,更遑论对其意义和价值的了解和认同。因此,通过行之有效的传播和宣传,提升商业航天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对于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和创业环境至关重要。

  中国革命的历程中,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工作就是建立和巩固根据地。“长征”的壮举,其目的就是寻找北上抗日的稳固根据地。拥有属于自己的天地,是革命力量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而商业航天最重要和最困难的工作,就是获得属于自己的市场空间和市场份额。没有足够的市场空间,生存就得不到保证,进一步发展壮大难免举步维艰。

  在中国革命的大部分时期,中国领导的革命队伍,都处于各种各样的敌对势力的包围中,而且在力量对比上也大都处于下风,时刻处于生死存亡的考验中。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发展,在血雨腥风的征程中成长,使中国一步一步走向最后的胜利。

  对商业航天的创业者来说,强大的竞争对手和生死存亡的考验也同样存在。商业航天的创业者不仅要面对全球范围内的竞争者,打破固化的竞争格局,而且在市场、研发、融资等各个环节都要经受严峻的考验,任何一个环节的成败都会决定一家创业公司的生死存亡。

  革命是有风险的,但风险又往往意味着新的机遇。大革命失败后的血雨腥风,五次反围剿的浴血奋战,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苦卓绝,千里挺进大别山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化危为机,形成新的发展契机的转折。

  创业亦如此,对于商业航天这样的高投入、高风险产业来说,每一个创业团队不得不面对风险的考验。如果是一个缺乏韧性和思想、物质准备不足的团队,抑或缺乏重大决策时不被外在因素所影响的冷静,可能就会在风险的考验中败下阵来。就此而言,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以及将风险转化为机遇的智慧和胆略,是创业成败的一个关键指标。

  如果将中国领导的中国革命看作一部创业史,那么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创业领袖之一。在面对创业过程中的问题和困难时,中国商业航天创业者们可以从那里学到一个创业领袖所具备的精神品质和行为模式。

  作为领袖,从崭露头角到革命胜利,终其一生,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打破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改变中国乃至全人类的面貌。无论他在什么历史时期采用什么策略,这个目标从没有动摇过。

  无论身处基层还是领导层,无论失落还是得意,从不把自己的眼光局限在局部和现实利益上。高屋建瓴的战略眼光和对全局大势的透彻把握,使在中国革命的诸多紧要关头的重大决策具有正确的方向并极富预见性,这也正是其作为领袖的最本质特征。

  对于商业航天的创业者来说,往往出于企业和团队生存的需要,大都高度重视眼前的订单或者投资,无暇顾及更长远的战略目标和全局规划。生存固然重要,但创业者如果拘泥于“活在当下”的狭隘格局,无论自己还是团队,都会逐渐丧失动力而日益萎缩,更多地,仅仅成为生产商和销售员,距离星辰大海的梦想只会越来越远。

  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是思想中的重要内容。网络上曾经流传过这样一段文字:

  “他走进工人之中,热情地赞颂他们:‘工’字上边一横代表天,下边一横代表地,中间一竖代表我们工人,我们工人就是这样,顶天立地,自食其力!”、“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

  他走进农民之中,跑到那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乡村中间去,夏天晒着酷热的太阳,冬天冒着严寒的风雪,搀着农民的手,问他们痛苦些什么,问他们要些什么。”

  群众路线就是“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事实上,这也是任何创业活动取得成功的基本要素。对于商业航天来说,群众路线就体现在以大众消费者为目标的市场定位,以大众需求为目标的产品定位,以大众福祉为目标的价值定位。这也正是《卫星与网络》杂志一直强调和呼吁的,商业航天要以大众消费者为基点倒推出整个产业生态,没有大众的接受和支持,创业就难以取得真正的成功。

  自领导的“三湾改编”奠定了党的建设的基础和原则后,党的建设便成为中国在中国革命中克敌制胜的三宝之一。

  同样,具备高度执行力的组织,是任何一个创业团队能够取得成功的基本条件。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想法和目的,但作为团队成员,能不能认同团队的目标,能不能遵守组织的原则,能不能积极主动为团队的事业尽心竭力,是决定创业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不同的时期,根据对时局的分析和预测,为革命和军事斗争设置了不同的阶段性“KPI”。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关于抗日战争三个阶段的分析,以及相关“KPI”的设定,“我们的方针最基本的是持久战,不是速决战,持久战的结果是中国胜利”。“我们的主力部队到华北,要像下围棋一样做几个‘眼’,‘眼’要做得活,做得好,以便和敌人长期作战”。事实证明,他的KPI设定是极富预见性的。

  对于创业者来说,KPI的设置是个很微妙的事情,设定高了难以达成,会导致团队运作失序乃至崩溃;设置太常规了则缺乏挑战性和愿景,会导致团队丧失动力和投资者失去兴趣。创业者们或许没有那样的眼光和洞察力,但是通过认真分析市场和产业,认真分析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制定合理的KPI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当然,在重大的战略性时刻,创业者需要设立非常精确的KPI,并不惜代价确保成功。就像毛主席在渡江战役前夕给总前委发出的电报那样,“你们应按原计划,确定于22日渡江不要改变,并必须争取一举成功,是为至要。”

  领导中国革命一个重要的成功经验,就是对人民群众的宣传与动员。通过长期的宣传、动员,并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真心诚意为广大人民求解放、谋福利,才逐渐得到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对商业航天的创业企业而言,宣传与动员的基本形式则体现为建立起缜密而专业、系统而持续的传播和营销体系,能够摆脱新闻稿告知式的宣传,将自己的理念和价值通过有效的传播以及实践行为在大众及社会中得到广泛理解和认同,从而创造良好的创业环境。

  一个成功的创业团队应该是什么样的?每一个成功的团队都有自己的个性,但从中国的成功经验来看,以下几个方面至关重要。

  首先,应该有正确价值观,如果是在不正确的价值观下组织起来的团队,最终只会被历史和人民抛弃。

  其二,和革命一样,商业航天要志存高远,要艰苦奋斗。有的商业航天公司,刚刚小有成就,创始人就热衷于换车、换老婆和配秘书,虽然私人生活与他人无关,但显然这样的为业者不可能走得太远,十分令人失望和可惜。

  其三、航天是容不得欺骗和敷衍的事业。事实证明,借航天名义骗投资、搞地产的项目,没有一个能搞得起来、搞得下去。

  其四,团队还要有统一的目标,对不同历史阶段的KPI有坚定的认同和执行力、落地能力,否则就无法形成合力。实际上,在各个领域,都不乏创业团队因为目标不一致或少数人因私心而分道扬镳的事例,有些很好的创业项目甚至因此而夭折。

  其五,团队还需要有积极进取的态度。所谓创业,就是要探索未知,并在实践中摸索新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推动政府建立全新的行业管理体制和机制,根据实际情况持续改进。

  其六,在团队的内部,各部门、各成员同样要为了团队总目标,放下个人好恶与私心而通力合作,拧成一股绳,才能形成整体力量。

  商业航天创业的参与者,首先需要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哪个团队是值得跟随的。加入团队之后,就要正确定位自己,勇于承担责任。有时候,在创业的某些阶段,被分配的工作未必是自己所喜欢和擅长的,甚至是超过个人能力、有违背个人意愿的,但是作为团队的成员,既然认同了团队目标,就要勇于牺牲和付出,要为了创业的总目标而舍小我成大我。

  最后,个人要服从团队目标,但不等同于盲从。团队也要有海纳百川的开放心胸,自我修正的纠偏机制。

  中国历来有“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中国能够有今天,正是因为有超强的自我变革、自我净化能力,商业航天企业也是一样,唯有如此才能生存发展。

  正如所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朋友会站在我们一边,与我们一起为着一个目标前进;敌人会肆意搞破坏,不让我们的事业取得成功,令我们无法前进。”

  那么,谁是敌人?是强大的两大国有航天集团吗?是竞争市场上的其他国内企业吗?或者是跃跃欲试的新势力?

  必须承认,在国内市场、特别是在政府采购市场,这些参与者都有着竞争关系,有时候还相当激烈。但是当我们把眼光放得更广阔一些,就会发现政府市场并非解答这个首要问题的标尺。

  毫无疑问,国际竞争是中国航天面临的最重要也最紧迫的问题,这种竞争不仅仅是技术和商业上的,更是政治和外交上的。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航天就遭遇美国毫不手软的压制和打击。时至今日,任何美国制造的航天器乃至宇航级元器件,都不能出现在与中国有关的航天国际合作中。而且,压制和打击并不仅仅针对中国的国有航天企业,对民营企业也同样如此。

  其中的理由,与特朗普打压华为的理由如出一辙。正如特朗普在解释为什么禁止华为进入美国5G市场时所宣称的那样:“ 5G是美国必须赢的竞赛,不能允许其他国家在这个未来的强大产业上超越美国。”在商业航天这个涉及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领域中,美国的思维方式是完全一样的,无论中国的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只要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一定会遭到美国的打压。

  因此,商业航天的创业者们,应该更多地把国内同行看作是朋友,是同盟军,用更加宏大的目标和更宽广的胸怀去探寻合作模式,形成合力共同参与国际航天竞争,才会迎来真正的发展机遇和广阔的发展空间。

  上面是笔者对商业航天如何学习中国的创业精神的一些零碎的思考,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内容值得深入探讨,这里仅作抛砖之言。

  最后,值此全民抗疫的紧要关头,一位资深人士在看完本文初稿后发来一段感想,令人很受教益,在此谨录于下,权做本文的结束。

  “治大国如烹小鲜。在一场重大社会危机面前,勇敢者意识到责任,挺起脊梁骨给社会担当;悲观者感受到恐惧,发出哀鸣声给大伙恐慌;平实者心怀侥幸,只顾及眼前,祈祷快疫情过去;逍遥者则随意、散漫,甚至吊儿郎当,把一切拿来调侃;消极者看到的是绝望,不断发出负能量使戾气四散;乐观者,则看到希望,积极传播正能量,帮助社会奋起!”

  “当前这场抗疫防疫遭遇战,恰似举国动员及时启动了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挺进大别山’战略出击,未来反思总结和历史回顾定位,这场遭遇战必定会是一个化危为机的里程碑事件!我们绝不愿再因人为失范、失误、失序、失职、失责造成如此重大的社会经济生活危机,这样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现在,危机已经产生,我们就必须同心、同德;无畏、果敢;主动、积极;抓住时机,化险为夷!因此,及时的宣传、正确的导向和全面的舆论监督,就是政治影响力,军事战斗力,经济生产力,治理监督力,行为修正力,最终体现为国家软实力!”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